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空山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平韵格No40 凤凰台上忆吹箫 叹双卿  

2012-05-07 06:11:58|  分类: 倚声填词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平韵格No40  凤凰台上忆吹箫  叹双卿

 

    悲古忧今,素怀思浅,雾中春雨停无?看柳枝新绿,晓露留珠。多少人间轶事,谁记起、束卷闲庐。天公泣,双卿早去,殁了婕妤。 

    长嘘,蹙眉淡扫,难忍病疏慵,怎个伤孤。纵婉词清句,凄楚难书。稀世红颜偏嫁,长日里、熬尽娇姝。终身误,才情紫霄,痛叹憔枯。

 

2012年5月7日

 

 

 Xiaolin 和《凤凰台上忆吹箫 叹双卿

 

    神女双卿,美颜如玉,凤雏金曲清啼。见素娟针线,锦绣虹霓。乡野桃红柳绿,书院里,尽赏芳菲。东篱下,吟诗作画,韵满香闺。

    悲兮,命乖运舛,花落任霜摧,草木凄凄。叹梦中相见,孤苦无依。还问人间何处,容病榻,书卷徘徊。空留下,声声阙歌,血染红梅。

 

2012年5月7

 

 

偶然草和《凤凰台上忆吹箫 叹双卿》

 

   千古难寻,玉容春透,小卿八斗学书。怎奈西风恶,下嫁成奴。惊对夫狂虎吼,拼一忍,世冷亲疏。谁相问,凄凉几许,日月凭铺。

    呜呼。苦长纸短,何处可分愁,叶底诗涂。忍捧声声泪,姝影重扶。惟是词中真语,清照在,高阙还如。常生叹,红颜命薄,莫若卿枯。

 

2012年5月8日

 

 

可儿 和《凤凰台上忆吹箫  叹双卿》

 

   才女双卿,比肩清照,善文书字吟诗。幼喜将针线,兑换书籍。无奈家中变故,偏嫁后,暴力威逼。添凄苦,朝朝暮暮,染病终极。

   悲兮,可怜楚楚,花褪太匆匆,袅袅清词。纵使歌千阕,难觅莺啼。如是风华绝代,词未尽,聒碎心期。前尘事,拍栏痛心,遂寄新词。

 

2012年5月14日

 

    《词谱》卷二十五引《列仙传拾遗》:“萧史善吹箫,作鸾凤之声。秦穆公有女弄玉,善吹箫,公以妻之,遂教弄玉作凤鸣。居十数年,凤凰来止。公为作凤台,夫妇止其上。数年,弄玉乘凤,萧史乘龙去。宋词始见《晁氏琴曲外篇》。兹以《漱玉词》为准。九十五字,前片四平韵,后片五平韵。

《凤凰台上忆吹箫》词谱

   

 平仄平平,仄平平仄,仄平平仄平平(韵)。仄仄平平仄,仄仄平平(韵)。平仄平平仄仄,平仄仄、仄仄平平(韵)。平平仄,平平仄仄,仄仄平平(韵)。

    平平(韵),仄平仄仄,平仄仄平平,仄仄平平(韵)。仄仄平平仄,平仄平平(韵)。平仄平平平仄,平仄仄、平仄平平(韵)。平平仄,平平仄平,仄仄平平(韵)。

平韵格No40 凤凰台上忆吹箫  叹双卿 - 空山斋 - 空山的博客

贺双卿词作 凤凰台上忆吹箫

   寸寸微云,丝丝残照,有无明灭难消。正断魂魂断,闪闪摇摇。望望山山水水,人去去,隐隐迢迢。从今后,酸酸楚楚,只似今宵。   

   青遥。问天不应,看小小双卿,袅袅无聊。更见谁谁见,谁痛花娇?谁望欢欢喜喜,偷素粉,写写描描?谁还管,生生世世,夜夜朝朝。

附:清代女词人贺双卿简介

    贺双卿(1713~1736年), 清代康熙、雍正或乾隆年间人,江苏金坛人氏,初名卿卿,一名庄青,字秋碧,为家中第二个女儿,故名双卿。双卿自幼天资聪颖,灵慧超人,七岁时就开始独自一人跑到离家不远的书馆听先生讲课,十余岁就做得一手精巧的女红。长到二八岁时,容貌秀美绝伦,令人惊为神女。贺双卿是我国历史上最有天赋、最具才华的女词人,后人尊其为清代第一女词人,又称清代李清照

    据说她舅舅是当地的塾师,一说她舅舅是帮塾师打柴、担水的杂役,但无论如何,这都给好学的双卿提供了一个求学的便利条件。每当塾师授课时,双卿就倚于窗下,悉心聆听,铭记在心。三年过去了,双卿学会了读书、写字、吟诗、作文,父母亲认为姑娘家大了,不能再到处乱跑了,便不再让双卿去学馆听课。此时的双卿,已经善诗能文了,可是,双卿虽有卓越的才华,却一直没有引起家人的注意。闺中闲暇,双卿即吟诗填词,练字作画。买不起书,她便用自做的精巧的女红,向商贩们换些诗词书籍来读。在诗书的熏陶下,双卿如一枝红杏在农家小院含苞怒放。然而令人叹惋不止的是,双卿18岁时,父亲贺弥高去世,由叔父作主,以三石谷子的聘礼,被嫁到金坛绡山村周家,从此,双卿便踏上了一条万劫不复的血泪之路。   

双卿的丈夫叫周大旺,比双卿大十几岁,是个没有一点文化的佃户樵民, 粗俗不堪,生性粗暴,而且嗜赌成性;婆婆杨氏更是刁泼蛮恶,不讲情理。婚后,丈夫和婆婆把双卿当成牛马役使,家中清扫、煮饭、喂鸡、养猪、舂谷之类繁重的劳作都落到双卿的头上。婆婆还经常故意找双卿的磋子,稍不顺眼非打即骂。双卿原本身体孱弱,在娘家就很少做这些重活,婚后却要样样从头学起,家里田里两头都要忙,哪里吃得消呢?但慑于婆婆和丈夫的淫威,她只有忍气吞声,独自把苦涩的泪水咽进肚里。在身体与精神的双重折磨下,双卿嫁到周家后不久便患上了严重的疟疾。劳动的艰苦,疾病的煎熬,婚姻的不幸,精神的折磨,心灵的凄楚,种种愁情苦况,一齐折磨着双卿,在这个冷似冰窖令人窒息的家庭中,双卿又无处倾诉,唯凭诗词倾诉衷肠。双卿的诗作,抒发的基本上是对个人生活不幸的感叹,浸透着浓郁的压抑情绪和伤感的情调,同时,她个人的悲剧,也折射出当时社会的阴影,使人们看到了封建时代下层社会妇女的苦难,听见了她们痛苦的悲吟,深为她们的才华被埋没而悲哀和不平。丈夫和婆婆的欺凌,日日消损着清代第一女词人的花颜玉容,却磨不尽她的锦秀才情。从娘家带来的纸用尽了,双卿便在芦叶、竹叶、桂叶和破布残片上写;笔磨秃了,她就用炭棒和白粉代替。婆婆多次淫威大发,将双卿的笔折断,诗稿烧毁,可无论如何也阻挡不了双卿写诗的激情。双卿不在乎留下什么传世之作,甚至有意不想让诗作留存于世,她写诗、作词的唯一目的,只是想用它来宣泄悲郁、点染生活,为自己枯萎的生命添一抹亮丽的色彩。不幸的遭际,使双卿常常想起婚前的美好时光,虽然清苦,可拥有人世间最宝贵的亲情,内心是温暖而平静的,美好的时光如流水般逝去,再也无法倒流,双卿唯有靠这点点回忆来慰藉着饱经创伤的心灵。既然无法反抗,也就只有加倍地恭顺了,或许这样可以一点减少痛苦。  

据清代史震林(1692~1778年)《西青散记》记载,双卿到婆家后不长时间,便久病不愈,在临终前的日子里,事舅姑愈谨,邻里称其孝。夫性益暴,善承其喜怒,弗敢稍忤。(卷四第46页)就这样,大约于雍正末年或乾隆初年,一代才貌双全的农家女词人,最终在肉体与精神的双重折磨下,花颜凋落,含恨离开人世,留下一段千古遗憾,让后人叹惋不已!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1)| 评论(4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